台灣每年出版四萬種新書。以一個閱讀者有限的時間,選擇一本值得一讀的好書,猶如在密林中尋找一片樹葉的冒險。因此,《網路與書》每個月針對新出版的圖書,就讀者的知識、文學與文化、休閒等需求初選出三十本好書,再各自選出當月最值得一讀的好書。從四本好書當中,再精選一本不可錯過的當月推薦書。我們希望,除了幫助讀者過濾好書,也提醒讀者均衡閱讀的重要。

本月選書報告

時間:2008年5月22日至2008年6月22日期間出版的書籍
評審:柯裕棻 (文學類客座評審)、趙學信 (知識類客座評審)、傅月庵(文化類客座評審)、 傅科白(休閒類客座評審)、網路與書編輯部

有兩種狀況,都讓選書變的有些為難,一是值得推薦的書不多,一是很強的書同時出現。這個月,雖然總體說來書籍出版並沒有太特別的表現(以可推薦的書佔總體新書比例來看),所以,一時間要選出七月的三十一本推薦書,就得更仔細比較每一本書。但是,按類別來看,平常知識類書籍的量少,質又不一定極優,這個月卻破天荒兩本重量級著作全部出籠,一是《到底要吃什麼》,一是《沒有我們的世界》,都是目前受到關注的重要問題的重要著作,都有成為首選的資格,這讓我們的評選者傷了一下腦筋,但遊戲規則總要選出【最】好書,因此,我們還是有了以下的決定。四大類選書如下:

四類選書: (七月推薦書單封面圖片)

 
文學
休閒
文化
知識
 



 
 

《守夜》
莎拉.華特絲/小知堂

推薦理由>>>

《我們叫它粉靈豆》
安德魯.克萊門斯/遠流

推薦理由>>>

《九歲的成年禮》
林.簡森/法鼓文化

推薦理由>>>

《到底要吃什麼》
麥可.波倫/久周

推薦理由>>>



匿逃者/賴志穎/印刻 我在雨中等你/賈斯.史坦/圓神 三杯茶/葛瑞格.摩頓森、大衛.奧利佛.瑞林/馬可孛羅 沒有我們的世界/艾倫.魏斯曼/木馬
山楂林的故事/梅芙.賓奇/天培 給我搖擺,其餘免談/村上春樹/時報 不怕小孩問/賈斯汀.里查森、馬克.查斯特/大辣 解體概要/蕭沆/行人
大江健三郎作家自語/大江健三郎/遠流 潘朵拉的魔幻香水/香娜/華滋文化 反目/安東尼.亞瑟/時報 猴塞雷/奧古斯都.棕/野人
光榮日/韓寒/馥林文化 男子漢手藝幫/押忍!手藝部/遠流 死前活一次/貝雅特.拉蔻塔/大塊文化  永遠的信天翁/劉克襄/遠流
蘑菇沙皇/尤里.波利亞科夫/遠流 南方女王/阿圖洛-貝雷茲.雷維特/漫遊者 在中世紀星空下/阿部瑾也/如果 勇闖宇宙首部曲/露西.霍金/時報
關鍵字:台北/王盛弘/馬可孛羅 Banksy/班克西/繆思 趣味橫生的時光/霍布斯邦/左岸  新興市場的新世紀/范艾格特梅爾/大塊文化
刺蝟的優雅/妙莉葉.芭貝里/商周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遲子健/馥林文化
小碎肉末/李佳穎/洪範



本月首選《到底要吃什麼

 每個曾迷失在賣場貨架之前的人(這應該包括了絕大多數人)都知道,太多的選擇並非好事。它帶來的不是自由,反而是風險和負擔。而這正是人類這種雜食動物的困境──既然一切都可以吃,那麼在美味、健康、營養……多重維度的考量下,要吃什麼以及如何吃,反而成為困難的抉擇。但是細究這個問題,卻又會發現它比表面所見還要複雜。數之不盡的菜色,似乎只是少數幾個選項的各種變體;我們的選擇空間並不像想像那麼寬廣。

 《到底要吃什麼?》便是循此思路,針對美國飲食行為現況的報導。作者 Michael Pollan 採取了一個非常獨特的切入角度,雖然本書篇幅不小,但就像英文書名副標題 "A Natural History of Four Meals" 所說的,他談的就只是「四頓飯」。

 他從食物最原始的來源開始,逐步追查食物鏈和生產過程的每一個環節,直到這些材料最終成為桌上的餐餚為止。其間過程的曲折複雜,超乎我們的想像。也確實應是如此,試想,只不過在數千年前,人類勞碌終日,還不見得能求得溫飽。

 書中的第一頓飯是速食。這份再乏味不過的餐點卻帶出許多驚人的事實。速食大部分成分的來源都可以追溯到玉米。集約化、生產過量的玉米,扭曲了農業、畜牧業、食品業,以及它所碰觸到的一切,箇中細節讀來令人觸目驚心。這是所有後續探討的背景:因為不能滿意這種飲食形態,所以我們得尋找其他可能性。

 接下來的兩餐所用的食材,則是來自於有機農業。隨著有機農業的商機逐漸擴大,「有機」的定義也開始變得含糊籠統,開始出現各種立場互異的陣營。作者首先探訪的是邁向量產的「大型有機」,接著是到一家堅持原始理念的農場Polyface 見習一週。雖然 Pollan 在行文間儘量不下斷語,但後者無疑是他最認同的經營模式。

 最後一頓飯,Pollan 則試著回歸到狩獵採集者的角色,以自己打獵和採集而得的食物來準備一頓他稱之為「完美的一餐」。

 在我們的文化裡,「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之類的詩句,早已熟悉到已經不具意義,但我們能從中學到什麼?在此應該注意的是,本書所談到的四頓飯,包括極不健康的速食,也都是「粒粒皆辛苦」,但它們背後的寓意與影響卻大不相同;它們的相同之處,幾乎只有填飽肚子這個直接目的而已。我們還需要用更負責、更澄明的環境意識來看待食的問題。

 當去年介紹《用心飲食》時,我們曾說過「談論飲食的書可以概分為如何吃得健康,以及如何吃得有品味兩大類」,這兩個主題雖然並不彼此衝突,但要把兩者撮合為一來談,卻並不容易。《到底要吃什麼?》用寬廣的取材範圍、細膩的描寫和優美的文筆,建立起兩者間的關聯。它並不是一本指南,並沒有告訴我們該怎麼吃,但可以讓我們對飲食重有一番新的想法和感受。(趙學信)

休閒類《我們叫他粉靈豆

 好的青少年小說,不僅能引起小讀者的共鳴,很多時候,也能讓大人們有所體悟、感觸良深。

 《我們叫他粉靈豆》故事裡的尼克是傳統少年小說常見的主角典型,如同淘氣的尼古拉、頑童哈克和湯姆,或者強盜的女兒隆妮雅,他們聰明活潑、鬼靈精怪,對同儕深具影響力,常因為跨越了管教的界線而引起大人注目,甚至惹得老師家長頭痛,但本質上絕對是善良純真而無害的。

 故事的核心問題,可以套用莎翁名句「玫瑰即使不叫玫瑰,氣味依然芬芳」的前半句來解釋:

 What's in a name?(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名字代表什麼?是誰決定dog這個字的意思是「狗」?如果狗不叫狗,牠還是狗嗎?尼克受到老師的啟發,突發奇想發明了「粉靈豆」這個新字,要來取代原有的一個舊字。沒想到這個小小的創新,不僅引起全班、全校、全國青少年的熱烈響應,甚至上了報成了頭條。在大人眼中,這個舉動,完全是破壞規矩的搗蛋行為,是對權威的挑戰。心靈與想像的自由開放,與秩序和倫理的遵循維護,其間的對立衝突,要如何化解呢?

 讀克萊門斯的這部小說,一路上一直處在某種驚險與弔詭的心情中。故事過於流暢,不免讓人懷疑它會不會一不小心就落入陳規老套的窠臼;人物的設定過於完美,又讓人擔心它遠離現實,塑造出虛假造作的情節。幸好克萊門斯把持得很好,看似叛逆的少年其實仍保有兒童的天真良善,看似權威的老師也有寬容和宏遠的思維,即使是站在護衛孩子權益一方的父母親角色,對傳統和師道也持肯定尊重的態度。師生對立的困境,最後以高明而動人的方式收尾。最重要的是,它示範了一場成人與青少年之間,或者傳統與創新之間的理性對話互動。

 「我們的世界不停改變,文字也會不斷改變,不斷成長。」書中對於文字的價值與意義,有不落俗套的解釋。網路不斷製造、沿用、轉借各種新名詞;次文化大量冒出只有「圈內人」才懂得的暗語,這些語言的發展曾引起有識之士對文化的質變憂心忡忡,但是,世界是變動的,文字也有它自身的生命。即使大部分新興名詞朝生夕死,但面對文化的快速變遷,「粉靈豆」的故事提供了讓我們平靜看待新局的範例。

 除了《我們叫它粉靈豆》之外,出版社預計推出克萊門斯的另兩本青少年小說《不要講話》和《成績單》,同樣處理校園內普遍存在的問題,同樣以靈巧而不虛矯的手法舖陳師生互動、少年的機靈創意以及教與學的秩序和制度。好看的故事,大人小孩都能閱讀愉快,值得期待。(傅科白)

文化類《九歲的成年禮

 人身難得,難得的是,你會成長。生老病死,是一趟無法回頭的時間之旅,也是不斷學習的生命之旅。有的人過得匆忙,人生等閒過,大限來時,只得喃喃:「只是這樣嗎?」有的人活得深刻,一輩子不停在思索,我與人,我與物,我與天地,乃至我與我自己的微妙關係,在日復一日的天光起落之中,瞭解到自己的渺小,然後一天天大了來,最終而能定住自己的位置,從而瞭解了方向。我們稱之為「成年」。

 成年是一種過程,無關乎年紀。有的人成年得早,有的人一輩子成年不了。本書作者林•簡森無疑是成年得早的。九歲時,為了一家生計,小小年紀便得協助父親懸吊宰殺火雞,殘酷的事實,卻沒有讓他變得冷酷,反而觸動了內在的慈悲,或許種因於此,日後乃與禪結緣,最終成了一名禪師。67歲那一年,他寫下的這本書,見證「生命與死亡」的流程。他寫公路上被碾斃的大小動物昆蟲,寫突然消逝了的千百隻角百靈鳥,講他的父親、母親、岳父一家,妻子兄弟,從少時到老,生命被撕裂的痛苦,面對死亡的無助,「因為千百個理由而彼此誤解的人,奇蹟似地相遇了,並因此而發現自己的生命不再那麼孤獨。」

 然而,若僅僅是追索生命殘酷的一面,這本書的深度定然有限。林•簡森讓人動容的是,他在面對種種人生最難堪的事物時,最終而能以內心深處的溫暖與力量,將之一一「消融」,這一消融,或者說,「和解」。讓這本書的寬度頓時拉長了起來。讓人對「柔軟的心」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甚至而能望見一座「山的心」了。炎夏之日,隨頁翻讀,你會發現,Uncovering the Wisdom of the Heartmind,這個世界一直都不曾欺騙我們,生命始終美好,即使撕裂不免而有,死亡不免而至。(傅月庵)

文學類《守夜  英國小說家莎拉華特絲的作品一向評價極高,但是始終難以歸類。通常她的作品會因為主題特殊而被歸為同志文學,但是它們也充滿了推理和懸疑的氣氛,所以也有類型小說的影子。然而,她之所以能夠一出手便成為英國文壇備受矚目的新星,並且超越一般評論對於類型小說的偏見,是因為她的文筆非常漂亮流暢,而且故事結構複雜,層次很豐富。更令人讚嘆的是,她的敘事風格古典而生動,多數的評論認為她的文字「宛若狄更斯」,使得她的作品即使是在「正統文學」的天平上,也一樣不容忽視。

  莎拉華特絲目前出版了四本小說,前三本《輕舔絲絨》(Tipping the Velvet)、《華麗的邪惡》(Affinity)、《荊棘之城》(Fingersmith)都是描述細膩的歷史小說,以維多利亞時期(十九世紀中後期,約為清朝末年)為背景,考證翔實驚人(我自己最喜歡Affinity這一本寫靈媒的故事)。這個時期英國海軍十分強大,在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榨取財富,大量的財貨湧入英國,因而造成英國社會貧富差距甚大,諸多社會怪象也因此而生。莎拉華特絲的這三本小說以當時社會低階層的邊緣人物生活為主題,故事結構和行文措辭極似當時的文豪狄更斯,只不過,她的主角全是女同性戀者。

 莎拉華特絲像狄更斯一樣,喜歡寫社會底層的的人事物。她的故事總是充滿了活靈活現的小偷、瘋子、走唱藝人、舞孃、妓女、乞丐、犯人、靈媒、禁書販賣者等等在社會邊緣、在道德規範外、在生產關係之外、在畸零的角落堥D生存的人。以底層生活為窺奇對象是維多利亞小說的特色,莎拉華特絲將這些僕役、小偷、女同性戀的生活與感情轉化為熱切而豐富的故事。她並不是將這些人物的畸零作為可供窺探的獵奇對象,她不是販賣或暴露這些主流社會不容的私密,她是在故事中將主體的感知和發言權還給這些人,讓他們的情感、思考、話語和掙扎如同其他嚴肅文學作品的主角一樣,有完整的呈現和尊重。

 這種型態的小說故事性極強,非常好看,所以莎拉華特斯目前已經有兩本小說由BBC改編為電影,分別是《輕舔絲絨》(Tipping the Velvet)以及《荊棘之城》(Fingersmith),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找這兩部片子來看。《華麗的邪惡》(Affinity)尚未見有任何改編作品,恐怕是因為故事的場景和轉折太複雜了,但這一本是最懸疑緊張,最撲朔迷離的。

 最新出版的第四本小說《守夜》(Night Watch)則是以二次大戰時遭德軍轟炸的倫敦為場景,故事主題是三個女孩和一個男孩的愛情故事,一樣有同性愛,但也有異性愛。此書對於烽火之下的倫敦各階層的生活有絲絲入扣的描寫,對戰爭時期的人性以及瀕於崩潰邊線的社會道德規範也有相當深入的剖析。這個故事的結構是倒敘法,從戰後兩年往回寫至戰前,所以讀者先知道了故事的結果,而眾人命運交叉的起因反而成為敘事最終的高潮點。這樣層層轉折,既有懸疑的效果,也予人一種戰爭時期「此身非我有」的無奈宿命感。看到最後一頁時,讓人不禁感嘆一切的錯誤──包括戰爭,都是難以挽回的一念之差。(柯裕棻)

七月每日推薦書
※ 特別感謝「誠品信義店」每月選書樣本之提供,他們的電話是:87893388 ※

| 關於我們 | 意見回饋 | 會員登入 | 會員登出 |
Copyright 2001--2005 Net and Books